您的位置 主页 > C阅生活 >带着微笑、扶着眼镜说「真的很有意思」时,汤川学已经开始推理了 >

带着微笑、扶着眼镜说「真的很有意思」时,汤川学已经开始推理了

带着微笑、扶着眼镜说「真的很有意思」时,汤川学已经开始推理了

推,是推理,谈推理小说漫画影集电影,谈名探诡计类型八卦。推,是推坑,要你花银子浸淫阅读乐趣,花时间享受故事魅力。冬阳,推理评论人,现为社团法人台湾推理作家协会理事。热爱推理小说,并大量撰写中译推理小说导读、评论与推荐。

「我一直想发挥自己的理科知识写小说,而付诸实行的成果便是《侦探伽利略》。书中的科学知识……(中略)……理论上是可能的,但是否可行并未经过验证。这是当然的,要验证就得杀人了。」
──东野圭吾(摘录自《大概是最后的招呼》)

在谈论推理小说的各种场合,或是当朋友知道我嗜读推理小说时,最常被问到的问题是:「『推理』这个词有个『理』字,喜爱的人是不是理科背景的比文科多得多?」

虽然未曾科学化地调查统计过,但从自身的工作经验来看,应是文科比理科多、女性较男性多,分布倾向和文学小说的读者相近。有趣的是,一般人小说阅读习惯的养成通常发生在求学时期,尤其是升学压力尚未沉重笼罩的国中小阶段,理科、文科的学习分流则要等到了高中才开始明确起来,出社会后的职场选择也不尽然与过去所学相符──总之,「推理」与「理科」两者间并没有如字面上的高度相关性。

话虽如此,推理小说中倒是有不少刻意安排成理科出身的名侦探,例如这回要推荐给大家认识的帝都大学理工学院物理系副教授汤川学。

汤川学的创造者,日本推理小说家东野圭吾,本身就是个毕业于大阪府立大学工学院电机工程系、曾在日本电装株式会社当过上班族的理科人。东野先在 1996 年 11 月于《ALL 读物》(オール读物)杂誌发表了以汤川学为破案主角的短篇小说〈燃烧〉,日后集结成《侦探伽利略》(探侦ガリレオ)与《预知梦》(予知梦)出版(各收录五篇短篇)。

如同在出道作《放学后》(放课后)融入自己大学时代参加西洋弓箭社的经验,系列首部作《侦探伽利略》正是东野企图将「理科知识小说化」的创作结晶,不仅把名侦探设定成一位接受谘询、解开谜案的天才科学家,连犯罪的诡计与解答的线索,都源自于横跨物理、化学、生物等学门的自然科学原理。

汤川学副教授的形象亦可视为古典名探夏洛克‧福尔摩斯(Sherlock Holmes)的延伸,与杰克‧福翠尔(Jacques Futrelle)笔下的凡杜森教授(Augustus S. F. X. Van Dusen)、理查‧奥斯汀‧傅里曼(Richard Austin Freeman)为人熟知的宋戴克博士(Dr. John Evelyn Thorndyke)等人系出同门,逻辑思考、服膺科学的理性面被放大强化,性情上有着异于常人的偏执与怪脾气,令上门求助的警视厅搜查一课巡查部长草薙俊平总要耗尽心思(还得捧场啜几口汤川沖泡的没啥特别的即溶咖啡),才好让这位昔日大学羽球社同窗、同事口中的「伽利略老师」燃起协助警方调查的兴致。

然而,这种「让一介平民参与重大刑案调查」的布局安排,是古典推理故事中常见、现代犯罪小说或现实生活中已难得看到的桥段,即便以案件离奇、手法难解为由,日本警视厅应该还是能以既有的组织编制,例如鉴识课或科搜研的协助支援,来补足第一线办案刑警较为缺乏的专业知识,而不是让草薙刑警时不时找该有升等压力的大学物理老师串门子──但,这也正是阅读趣味所在不是吗?

  上一篇:   下一篇: